配音的副业围城:有人涌入,有人逃离,谁最终赚到了钱?
2022-01-15 21:44 配音行业资讯 浏览:87次

配音的副业围城:有人涌入,有人逃离,谁最终赚到了钱?

青年对工资的忧虑,使得副业变成了必须。

要是按照人气来算,声优绝对是最受欢迎的。

网络上到处都是声优的声音,描绘了一个具有吸引力的产业,即“低门槛”、“高收入”和“高地位”。很多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小白和小白,都争先恐后地冲进了这条路,想要靠自己的嗓子来挣钱。

有学生,有宝妈,有警察,也有政府官员。他们有的是自由的,有的则是吹嘘自己的嗓音很好。

做过多年声优训练导师思婷看着这些外行配音师们长大,她说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天分,有些人早早就走了,有些人却一直活到了现在。要在声优行业混下去,需要的不仅仅是能力,还有意志。”

对于许多公司而言,声乐是必不可少的。声优是一种通用的金钱,在短视频平台上如抖音、快手上、喜马拉雅、蜻蜓 FM等平台上都有,还有“比心陪练”、映客的“不就 APP”等平台。

专业的配音员在前线活动,除了为品牌广告公司、影视公司提供配音员外,还会建立自己的工作坊,负责招聘配音员、承接订单。

各种配音中介平台、培训学校也逐渐兴起,他们在开设配音课的同时,也接到了广告、有声读物、声音主播等的业务。

不过,大部分人都是跟在后面的。

配音员公明在接受连线采访时说:“声优产业并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么有吸引力。”在一众精致的包装之下,许多人忽略了这一行的残酷故事。

即使是专业的声优,其从业经验也是曲折曲折,而大部分被广告迷住的小白,除了花费时间、精力和金钱外,很容易掉进“培训贷款”的陷阱。

在这个火热的辅助性行业里,最后赚钱的是什么人?

声优大爆炸

如果是几年以前,这个行业的人并不多。

据《新京报》在2016的时候曾报导,目前我国的声优行业进入门槛很高,靠声优谋生的寥寥无几。真正能在北京声优圈子里工作的,只有三百多人,而在上海,更是只有两百多人。

在《“替”声·天地》栏目播出的《“替”音》栏目里,著名的声优演员夏磊说,整个国家的声优只有几百个,而且大多都是“散户”,大多都是失业和半就业的。

声优产业的发展与电影产业的发展息息相关。

在这个行业里,工资上限是显而易见的,发展的很慢。比如国内的电视连续剧,在2000年代,男女主角的配音费大概在200元一集。而现在,二十多年后,每集的片酬也就三百到五百元不等。

但视频平台、二次元社区、有声平台的出现,为电影配音产业提供了新的机遇。

根据艾媒顾问《2020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研究报告》,2019年中国互联网音频产业的市场份额为175.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幅55.1%,预计2020-2022年期间,仍将保持超过30%的发展速度。

首先是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网站的人气。

作为一个主持人, Dana在她的研究生阶段并没有再做她的职业。但现在,她却在制作一个小短片,凭借着柔和柔和的嗓音,赢得了一大批粉丝。

一名主播说,直播可不仅仅是直播,而是提前做好准备,需要很多的声音。

在国内动漫的声优行业中,过去籍籍无名的声优通过短片逐渐变成了明星。

比如《熊出没》的周子瑜就有自己的支持者,周子瑜不仅有几个孩子,还有一大群的女粉丝,他们都叫他“瑜哥”。

另外,像喜马拉雅、蜻蜓 FM、映客这些以语音为卖点的 APP,也出现了新的市场需求。

各大平台都会在每个星期都会有新的配音工作,并且每个月都会有一个新的宣传活动。比如喜马拉雅,今年从今年开始,就推出了3个“淘声计划”,向语音主持人发放了资金和流量补助。

随着声乐的普及,需要更多的平台,也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这一领域。

十八岁那年,朱洁开始学习声乐,以赚取额外的收入。她说:“由于别人总是称赞我的嗓子很好,所以我就去做声优了,要是可以用来挣钱,那就更好了。”

“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声优行业,现在却渐渐壮大了。现在的声优已经超越了贫民窟,不再局限于电台和电影。”大川在接受连线采访时表示。

因为需要大量的配音,所以也有大量的音频团队,这些视频和QQ群都是由不同的声音公司负责,然后在社区里进行推广。

你以为你能通过声优来挣钱吗?

声乐的发展方向分为两个方面:表现与叙事。影视配音分为影视作品、游戏作品和有声作品配音,而叙事配音则分为广告、宣传片、纪录片配音等。

“声优虽然五花八门,但每个领域的收益都不一样,这要看声优的水平。”公明解释道。

接单子是声优和声优的主要生活手段,经验丰富的人可以自己去做,而那些业余的配音师和小白,就得依靠声优服务了。这些网站把声优与 A公司(需要声音的公司)联系起来,并把配音课卖给公众。

通常,制作一份完整的声音,需要经过三道工序。首先,由公司提供配音师的要求,由配音平台来完成,然后由配音公司来完成,由配音师自行挑选,最终由配音平台支付给配音员。

首先,连线 Insight作为一家公司,向一家声优公司请教了一下,结果显示,目前二次元中的御姐、萝莉、猛男音,其配音价格可以按分钟收费、按字数收费,也可以按条收费。

比如,一分钟的语音字量限制在220个字之内,而男配和女配则是30元一分钟,但这位工作人员也对连线 Insight说:“我们可以根据公司需要,和原唱商量。”

在平台和配音员的分配部分,自由配音员大川说:“配音平台会和配音员制定工资结算标准,比如对某个剧本配音,可能按照固定的字数、时长付费,也可能按剧本或配音课程的销售量进行分佣,这个分佣的比例一般在20%或者25%。”

就拿喜马拉雅的《王尔德童话》来说,每小时90块钱,也就是说,每分钟1.5块钱,再加上15%的提成。

喜马拉雅选秀会的一部份订单

有趣的是,从一开始的30块钱一分钟到现在,每一块钱一分,和一块钱一块钱,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区别。这也就意味着,在主播方面,有很大的话语权。

作为一个主播,思婷解释道:“声优的薪水并不固定,一来是因为市场上的需求量太大,很多人都找不到固定的订单,二来,他们的报价取决于他们的实力和谈判技巧。”

思婷还表示,她教出来的学员,有些毕业后几个月赚得很少,有些则是在短短两三个月内,就接到了很多订单,每个月都能赚上万。

“最好的是有自己的工作室,有稳定的订单,有稳定的收入,还可以拿到提成。但这种声音制作公司的要求很高,小白想要进去都很困难。”

大部分菜鸟都不知道自己的行情,所以他们不得不依附于平台,被“压榨”。

供不应求,副产业不好干

声乐的副职业并不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光彩照人。

专业配音演员公明告诉连线 Insight,由于对自己的状况、对该产业实际的工资水准尚不了解,便急急忙忙地加入。

“为了进入声优行业,一台一千到三千块的声优装备是必不可少的。这还是小白的水准,一般都要几万块才能晋升。”思婷解释道。

她还表示,“目前这个产业供应过剩,导致订单的竞争非常剧烈,再加上小白这个新职业,接到的订单很少,所以很难保证自己的利润。”

就像喜马拉雅的一次声优订购,一个100块钱一小时的单子,就有数百名竞争对手。在这浩瀚的人群中,很多声优都是实力相当的,想要拿到一份工作,就得看自己的造化了。

大川也同意,目前的配音界已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。他的事业生涯也是一帆风顺,从大学毕业以后,他在网络电台、北京广播电台工作,之后在新传媒公司做了教学开发和主持工作。现在,大川幸成辞去了一名主持人的职务。

他叹了口气,“不能接到订单,被公司拒绝是常态,最艰难的时刻,我都会有退缩的念头。很多人认为,配音演员可以胜任大部分的工作,但因为天赋、性格等诸多原因,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的能力是有极限的。”

大川现在的音乐创作方式,更倾向于感情型节目,他说,他以前也想过要突破,想要融入新的音乐,但也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你不一定会接到订单,甚至连吃饭的机会都没有。

但是网络上,有无数的广告,将配音行业的形象塑造的过于完美。

知乎上,到处都是“励志”的视频,一年赚个十几万,上千万,在抖音上,有个嗓音好听的妹子说:“你的配音一定会火,你可以躺着赚钱。”

但实际的情形不是这样,据负责数字配音的公明说:“每月超过一万的人很少见,而且大部分都是资深的配音演员,一般都是六千到八千。”

更糟糕的是,这些被网络刷屏的白种人。

大部分的配音都是由专业的声音制作公司来做,所以大部分新人都找不到经纪公司,所以他们才会去找经纪公司。通过这种方式,他们的提成很低,而且很多时候,都会被媒体盗用。

就拿“听说 Heard”这个游戏来说,从招聘配音员、填写个人资料、上传个人配音、到接任务,一口气完成。但后来,他们才知道,这个公司根本拿不到钱,那些配音演员,都是白忙活的。

究其原因,是因为原声优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,像喜马拉雅、蜻蜓等大型有声社区,大部分的声音网站都没有相应的版权保护,很难保证声优工作者的合法权利。

此外, AI声音公司的大批涌现,也在争夺配音工作。高级的声音技术,可以让配音师学会,再进行后期的编辑和编辑,可以进行新闻和故事的解说。

一种智能化的声优服务

说到声优产业的发展,公明将业界供应混乱的原因,都怪在了一群“误人子弟”的学校身上,他们以“0元”、“9.9元”的名义,以“包教包团”的名义,不顾实际的收益,让许多人一时兴起。

公明,大川,思婷等许多声优及有关人士都说:「可以,但是要进入这个行业,必须有相当的热情。

爱,就是为什么大川这样的职业配音演员坚持到了生命的尽头。“虽然我们的工资没有达到我们的期望,甚至连饭都吃不上,但我们还是会继续做下去,因为我们小时候就喜欢上了声优。”大川说道。

电影和电影的配乐,让电影和电影成为了一个明星,但真正的情况,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。在寻找兼职挣钱之路上,声优就如同一座被包围的城市,有人想要进去,有人想要进去,有人想要离开。


声明:酷音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,如若内容有误或侵权请通过反馈通道提交信息,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。